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2066章 绝杀的黑色屠刀

咪乐|直播|app|下载苹果官网 《历史研究》  《历史研究》(双月刊)创刊于1954年,是新中国成立后出版最早的一本综合性史学期刊。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跟圣女接触的时间不长,但,唐夜麟感觉她是一个很直率的人,废话很少,有问必答,所以她现在,应该真的不是欺骗自己。

但,现在,并非是追究责任的时候。

圆凤鸣能够掌控能源魔方,这原本应该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万万没想到,他居然能够用‘异度语’来跟魔方达到交流和沟通,从而吸收魔方的力量,再配合上‘欲望’法则加上身体内闪灵能够吸收欲望的多重功效……

来打造出来这样一个异度最强战士的躯体。

异度语、欲望法则、闪灵元素、能源魔方到变成这样的异度最强,中间每一个因素都是必不可少的,而且,也正是因为这么复杂,所以根本没有人可以想得到,圆凤鸣还能够如此的利用好这些因素。

这就相当于一层层的秘密,圆凤鸣不展示出来,不说,也没人知道。

但是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这些已经解开的秘密吗?

当然不是!

唐夜麟只感觉到一股布满了杀气的目光从天空中爆发过来,紧接着,圆凤鸣飞速的冲锋过来,火狐狸一边后退,一边不断的爆发出来一道道的太阳脉冲,但是…所有爆发出去的招式,全部都被天空中巨大的能源魔方,所彻底的吸收。

这是什么意思?是说任何攻击都对圆凤鸣没有效果吗?

只有挨打的份儿,没有能够将他殴打的份儿?

唐夜麟的身体变成一颗颗太阳光子想要离开这里的时候,圆公子冲刺过来,一把将他的脖颈掐住,他那非常特殊的手臂,尽管没有武装系域气的加持,也能够触碰到火狐的身体,他单手将唐夜麟举起来的同时,旁边的圣女一声低吼。

圣女双手握着一把闪耀着白光的战剑,跳跃起来,一剑劈斩下来。

圆公子的左手一把将剑刃抓住,他这条手臂漆黑无比,掌心就如同一个吞噬的黑洞般,将剑光的力量全部都吞噬殆尽,而后将圣女用力的推动出去。

圣女倒退出去的同时,圆凤鸣快速的念了几个异度语。

悬浮在空中的能源魔方顿时爆发出一股射线,狠狠的冲击在圣女的身上,“嘭…”,蓝光爆炸,圣女被轰的全身遍体鳞伤,她用战剑支撑着自己冒着硝烟的躯体。

眼睛恶狠狠的看着圆凤鸣。

“看到你的眼神,让我想起了喂不饱的野狼。”

圆凤鸣面露失望的看着她“不管怎么说,魔灵古堡也算是一手将你培育出来的,在这样关键的时候,你没有选择跟我站在一条战线上面,反而是选择了卖主求荣,我既为你的忠诚度如此之地感到相当的失望,也为你即将离开这个世界,而徒增了一份伤感。”

我忠诚度很低?

圣女告诉他“你难道不知道,一个部下的忠诚度,是根据他的帝王,来衡量的吗?”

哼哼哼哼。

圆凤鸣冷哼着不断的点头,不知道是在赞同,还是在鄙夷。

“你在教我做事啊?”

“吃我的饭,花我的资源,到头来还让我反思,给你的东西不够吗?”

他再次念响了异度语,顷刻间,又是几道射线不断的冲击下来,冲击在圣女的身躯上,这一次,好像是故意惩罚一样,射线爆发出来的光芒,笼罩了圣女将近三四秒的时间,就如同雷击般,将圣女打的全身冒烟,痛的单膝跪地。

圆凤鸣高傲的抬起头看着她,现在他有些明白圣女为什么会背叛自己了。

“唐夜麟,你不觉得终极时代里面的帝王和大将们,有些像是结婚一样,互相挑选吗?帝王在要求着大将们事无巨细,点点滴滴都要认真完成的时候,大将们其实也在暗中观察着我们,我们帝王是不是值得追随,我们是否有让他们大展宏图的谋略。”

说到这里的时候,圆公子想到了该隐、蓝鳄他们之前背叛的人。

尤为唏嘘。

是呀,一个人背叛你可能就是那个人的问题,但是这么多人对古堡的忠诚度,都已经刷新到了最低的层次,那么这是谁的问题呢?

有意义的答案是,其实大家都有问题。

没有意义的答案,一定要有一方去承受骂名。

唐夜麟的脖颈被圆公子掐着,开口说道

“现在的时代,已经不像是以前了,以前是什么时代?有拳头、够凶猛、能打、兄弟多、票子多,凭着一身铁胆,和一帮讲义气的兄弟们,哪怕你不能够统领这片‘草原’,但草原上,一定会有你们这群猛虎的一席之地。”

“现在不行了,人人都穿着西装,人人都用着华丽而炫酷的超能力,人人都非常的强劲,时代中的老将们,如果不努力变强,大浪淘沙,立刻拜拜,时代中的新人们,如果没有独特的能力或者猛烈的实力以及可塑性发展的潜力,你甚至出现一下,都是一种罪过。”

“他们都在既酷炫又浮夸,都在种植着未来帝国的版图。”

唐夜麟笑道

“我不行,我野惯了,我种玫瑰。”

我不要命,我要浪漫。

你要你妈个锤锤,圆凤鸣咬着后槽牙看着他

“为什么你总是说一些莫名其妙,我听不懂的话,恩?”

你听不懂啊?唐夜麟目光中带着嫉妒看着他“那真好,我真羡慕你听不懂。”

看来,如果身体不感受到疼痛的话,你是不会给我好好的说话了,圆凤鸣的眼神中出现了深深的凶狠,他将唐夜麟猛然的扔向了天空中,随后右手张开,掌心中,一团团的能量弹冲腾而起,带着“咚咚咚”的冲击声不断的打在唐夜麟的身体上。

火狐想要元素化规避伤害,但是这些能量弹都是实打实的强悍,让他痛苦万分。

“我这条右臂,你别看丑陋,但是这些筋脉里面,有着很多异度空间不同程度的力量,其中有一股力量的相似度,和武装系域气的吻合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虽然不是武装系,但是效果相同,很痛吧?火狐狸!”

圆凤鸣一脚踏地,身体带着爆破的风浪冲刺到天空中。

一拳将唐夜麟狠狠的打在了地上。

落地的火狐夜麟迅速的翻滚,双手张开:太阳黑子!

一颗颗拥有着超强力量的太阳黑子瞬间在火狐狸的周围形成,但是下一秒,太阳黑子便被能源魔方全部都吸收的干干净净,在这样招式都无法释放出来的环境下,圆凤鸣从天而降,一脚狠狠踹在了唐夜麟的肚子上。

在他飞出去的瞬间,又移动到其身后,一拳重击。

唐夜麟被打的吐出一口鲜血,而后,圆公子抓住他的脑袋,将他狠狠的摁在地上,火狐狸斜着一只眼睛,恶狠狠的看着他。

“唐狐狸,我的父亲圆灭,从我有思维开始,他便给我灌输了很多很多的大道理,大的有多大?大到天高地厚;小的能够有多小?小到鸡毛蒜皮,但是我听过了太多太多,反而模糊了,反而记不清楚了,只有一条,我记得清清楚楚。”

那也是我父亲告诉我的第一条道理:

大丈夫,能屈能伸。

“你得感激,因为你死在我圆凤鸣的手上。”,圆公子说话间,怪臂开始疯狂的用力,唐夜麟尽管剧痛无比,但是他也是没有一声嚎啕。

哪一只瞪着圆凤鸣的眼睛,从凶恶到变成遍布血丝的毒恶。

他的战魂右臂由于释放的太多,加上这里是‘童话乐园’特殊空间的原因,已经无法使用了,圆凤鸣一边折磨他,一边哈哈哈的不停的大笑着,看到唐夜麟的头发里面开始渗出一团团的鲜血出来,他笑的更加的疯狂了。

天门的这些人很适当的,全部都选择了袖手旁观。

真奇妙呀,安娜现在真的挺佩服这些人的:

唐夜麟跟圆凤鸣确实弄得有来有回的,刚开始在天幕歌剧院,圆公子被迫签下不公平的文书,而后是来到巨木森林后,趁着唐夜麟虚弱状态,打的他满地找牙,但是紧接着圆公子又开始下跪求饶,哀求火狐狸,到现在,又变成圆公子开始掌控主动权,要杀掉他了。

每一次,以为哪一方要彻底倒下、败北、就此退场的时候…

他们却又一次次的绝地反击,这大概就是帝王吧。

圆凤鸣虽然不如白灵那样的实力超群、也不如夜昌东那样的福大命大,更别说像当时的帝诺雨那般辉煌闪耀,但是,他确是最难缠的一个。

他的对手是唐夜麟,非常强的对手,还有阿罪、天蝎他们在边缘一起对付他。

能够坚持到现在,也不知道该说是奇迹,还是说圆凤鸣真的有过人的能力!

本来没有任何人出手的天门,却因为圆凤鸣的一句话改变了

“等他死掉之后,接着就是你们了,别着急。”

“看到乐园里面那些塑料人的雕像了吗?您们都会留下来,一个个的陪我。”

他有些狂妄了,也的确有狂妄的资本,他觉得在乐园里面有能源魔方的庇护,没有人可以打得过他,包括唐夜麟,三两招就能够将他制服,虽然是能源魔方的压制效果,但是自己却是掌控者,等同于自己的实力。

压制唐夜麟的并非是他圆公子,而是那充满了恐怖力量的…能源魔方!

听到这句话,坤沙率先的朝着他攻击了过去。

“什么东西,也敢来主动的进攻我?”,圆凤鸣一声怒吼,身后的一条条的闪灵白尾潮水般的喷涌而出,乱舞着朝着坤沙飙射过来。

坤沙抵挡了两下后,身体被无数飞舞的白尾“咚咚咚”不断的击中,打的口吐鲜血。

但是下一刻,落焱飞舞而起,星陨刀光刺眼闪耀,白尾被切割开一段段的同时,龙潮歌变成一道剑光冲击过来,直接“嘭…”的一下冲击在圆公子的身体上。

他被小龙撞飞出去,撞在一个塑料人售货员的身上。

“欢迎圆公子一家光临,欢迎…”,塑料假人用机械般的声音不断的重复。

魔灵古堡,顶层,西部区域之中。

“给我杀!”,该隐双手朝着前方一阵挥舞,身后,大批大批的吸血鬼们不断的冲锋了进去。

“给我抢!”,该隐傲然狂吼。

古堡所有的异度空间全部都被吸收,所以这里是真实的点—邪蛛巢。

伴随着无数的吸血鬼们冲刺进去,映入眼帘的,赫然是在如同山洞般的巨大巢穴里面,一张张密密麻麻巨大的蛛网。

仿佛也感受到了吸血鬼们杀戮,岩壁上面,‘锵锵锵’的声音响起,该隐抬起头一看,一头头长达三四米的邪蛛,正在攀爬移动,它们的蛛腿就宛若刀锋般,刚硬而又尖锐,踩踏山壁,还时不时的会爆发出一股股的火花。

前面说过,该隐之所以能够存活,是因为古堡提供着特殊的‘血’,而这股根源,就是这里,邪蛛巢。

该隐的目光,在一张张蛛网上面不断的扫视着,上面有很多蛛丝包裹的人形态的东西,他冷哼一声,一个蹦跳到达了天空中,发出了尖锐的叫声,在叫声的感染下,普通的吸血鬼们脸色发青、面部布满了血筋、露出獠牙,开始对那些邪蛛们发动了猛烈的进攻。

这里是天然的防御屏障,但是,吸血鬼们的速度太快了,身体也非常的灵巧。

邪蛛跑也跑不过,打也打不过,被吸血鬼们的尖牙刺入身躯之中,顿时发出一声声痛苦的叫唤之声。

亦是在邪蛛们被该隐的手下们不断抹杀的时候,从岩壁的另外一侧,密密麻麻的小蜘蛛不断的移动出来,紧接着,一只长达数十米的巨型邪蛛一边移动,下半部分的蛛腿支撑起来上半个身躯,然后不断的缩小,变成了一个皮肤黢黑的男人。

身后的一条条的蛛腿从男人的背部收缩进去,它变成了人类形态问道

“该隐,你这是…赶尽杀绝,对吗?”

该隐此时此刻正在喝那些被蛛丝包裹的东西,闻言,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皮笑肉不笑的耸耸肩。

“你知道你为什么生存了这么多年,依然没有很大的作为吗?还在被别人呼来唤去吗?那就是你没有庞大的价值观,你的眼界很窄,真的。”,邪蛛王说道“但是,你的身份其实也束缚了你的发展,上百年的老树,依然是一棵老树,经不起风吹雨打,上千年的吸血鬼,也依然是个吸血鬼,口脸无情。”

“臣服我。”,该隐说道“我可以带你们离开这里,毕竟,我还需要你们为我捕猎,为我提供我能够生存下去的东西。”

邪蛛王问道“古堡这次真的要毁灭了吗?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团结起来,共同奔赴到堡主,圆凤鸣的身边,跟他一起,并肩作战!”

“对手是唐夜麟加上天门阿罪、蝎子以及剑神龙潮歌。”,该隐说。

邪蛛王面部表情狠狠的抽了抽说“我开玩笑的。”

等到该隐带着邪蛛王来到大部队的时候,他直呼好家伙,除了百灵塔的圣女外,禅院、云殿、幻影迷宫、魔术馆以及其他一些杂七杂八的势力,这群人竟然都聚齐在了一起,他们的目标,当然不是到童话乐园里面,拯救圆凤鸣,而是…溜之大吉!

其实想一想完全能够理解。

毕竟魔灵古堡并不像血榜、圣域、黑暗世界那样,势力的成员们在时代中都非常的活跃,相反,他们不仅仅不活跃,而且已经习惯了古堡那种悠闲快哉的日子。

所以不管是刚开始出场的人间凶器还是到现在的古堡残余势力的大集合,都能够非常明显的看到出来,这些的家伙的忠诚度很低很低,他们没有一往无前的热血,大难临头的时候,思考的无非是两种:依附强者或者……卷铺盖走人。

可以蔑视但是也可能理解,不能够要求每个势力都像是十神众、七武士那样,对于尊严和战场给予最高的尊重,也不像天劫、凤凰翎等,对于自己的立场保持绝对的坚持,像唐夜麟当时拍拍独眼的肩膀说的话那样:

求生,是人之常情,我不会怪你。

“云王。”,该隐说道“你带着迷宫的人从西部出口那边离开,我这边,吸引阿罪和独眼他们的视线,来掩护你们。”

云殿之主云王是一个皮肤纯白、五官立体高大威猛的男人,听到该隐这句话,他的眼神中,不免流露出些许的感动“该隐先生,没想到在古堡生死存亡之际,你还能够念及旧情,站出来,拉我们一把,此次情谊,云殿与迷宫的人,会深深的感谢你。”

“我们毕竟一起共事这么多年,这些事,不在话下,我身为魔灵古堡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这,也是我应该做的。”,该隐果断的点点头。

两拨人分开逃跑,该隐他们往阿罪那边的南边移动,云王他们则是朝着相对安全一点的西边移动,云殿和迷宫的人,加起来有两三百人之多,这样大规模的移动,风险也很大,但是两股势力中,也不缺乏一些奇人异士,有逃亡路线可以策划。

然而,就在他们策划着逃跑路线的时候,从云王他们的人群中,几个带着帽子的吸血鬼突然发出了尖锐的长啸声,而后纷纷的跳跃起来。

尖啸声顿时让阿罪的目光眺望过来。

独眼说道“是云殿和迷宫的人。”

而后看着阿罪,欲言又止,阿罪则是说道“我的背后是天门,所以,我不会放过古堡的人,你想要保护他们,但是那份契约是你跟唐夜麟签署的,难道,你也想要跟我签订一份契约吗?如果你帮我之类的话,我能够饶恕古堡的人不死?”

独眼的确是想要保护他们,但是有时候在环境下,率先保护的,应该也是自己。

在独眼沉默的时候,阿罪就如同一根离弦之箭般的飙射过去。

云王在看到那几个吸血鬼后就明白了,这他妈是该隐的诡计呀,说什么掩护我们,这是吸引阿罪过来,让我们变成他们的炮灰呀?

然后,云王就看到比鬼还可怕的家伙。

天门阿罪速速飞快的移动过来,鬼刃,黑色的刀锋一阵闪耀,拦腰将几个吸血鬼直接斩断成两截,而后再次一个劈,分成四段,紧接着阿罪从天而降。

落地的瞬间,一股气浪将地上的积雪狠狠的推动出去。

光是这股气势,就已经让云殿和幻影迷宫的人,足够颤栗。

罪带着夜宴的芯片,夏天是完全能够看到她的视角的。

他开口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收…”

看到阿罪表情的冷漠,夏天想了想后说道

“你决定,你一定要将他们赶尽杀绝,一定有自己的路由,不是吗?那就放手去做就行了,我永远会没有任何条件的支持你。”

嗯,阿罪点点头的时候,手上的鬼刃,爆发出一股股浓郁的黑烟。

云殿前排的人有几个立刻下跪,阿罪说道“别跪着,站起来,也算是魔灵古堡的一个组织,虽然寂寂无名,但好歹你们的背景是古堡,别做这么没有出息的事情。”

云王说道“我们愿意臣服,我们愿意加入天门。”

“对!”,身后的一群人也纷纷的喊道“我们愿意加入天门,恳求你,收了我们。”

阿罪低下头微微一笑“对不起,天门不收。”

这是多么看不起我们呀?有些幻影迷宫的人立刻出现怒气,而云王他们则是说道“我们要求跟天门的王者夏天对话,你,天门阿罪,你能够代表你们王者的想法和决定吗?夏天王者,请你马上让阿罪收起战刀,我们愿意加入天门。”

“不好意思啊。”,阿罪举起鬼刃告诉云王答案

“你刚刚问我能否代表,天的想法是吧?”

身如激猛疾风般飙射而出的阿罪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我能。”

一瞬之间,只看到一团黑色的煞影直接冲刺进入了云殿和迷宫两股实力之中,下一刻,惨叫声响起的同时,无数的断肢残臂纷纷的从人群中飞舞起来。

穿梭在密集人群中的阿罪不断的挥舞着屠刀,刀锋所到之处,必然是生命消逝与绽放的激猛之血,以及送你上黄泉路的冷漠刀锋。

阿罪一路斩杀一路疾行,身后的人在纷纷的皮开肉绽、胸腔出刀痕、鲜血爆溅、人头离躯、断臂旋舞中不停的倒下来。

而阿罪在到达人群中密集的中心处后,一脚踏地,冲刺到天空中。

万物界-专属帝皇系域气(初级)-冥君的执掌。

阿罪红黑双瞳狠狠的一个颤抖,下一刻,“轰轰轰…”一团团漆黑如墨的帝皇系域气冲击成一团团的气浪圈,以阿罪为中心不断的澎湃涌动着,随后,天空飘舞的白雪、流动的风暴、黑沉沉的云朵,全部都变成了一团团的帝皇系域气,飞速的汇聚在阿罪的身后。

而阿罪释放的那些风流,将地上那些云殿和迷宫的人群体震慑,压迫的他们根本动弹不得,有些承受力弱小的家伙们,当场便直接暴毙。

天空中如同海浪般的帝皇系域气,竟然形成了一座巨大的冥君之城的幻影,在冥君之城的上空,好似有千军万马踩踏的声响,震慑苍穹,接着,冥君之城一秒破裂,直接爆裂成无数的“冥君帝皇系域气”的气流,纷纷的汇聚到阿罪的右臂之中。

罪如神,朝着下方缓缓的张开了手掌:

嗡嗡嗡,嗡嗡嗡,范围千米的虚空开始狠狠的颤抖了起来,下方的人群在痛苦不堪的惨叫着,下一刻,猛烈的冥君帝皇从阿罪的手中直接爆发而出,在飞舞的过程中又裂变开,变成了一道道幽魂般的煞影…

“咚咚咚咚咚…”,对着下方不断的轰炸。

说来长,但是阿罪从聚气到释放,整个过程不多短短几秒,由于是第二次释放,阿罪也在磨合力度、程度等,那些飞舞的冥君帝皇,不断的轰炸着下方,被域气冲击到的家伙们,三魂七魄直接被打成了粉碎。

下一秒,全身的皮肤和骨肉以及神经彻底的爆裂开。

而冲击在地面上的帝皇系域气,将整个地面都染指成了一大片的枯萎、死寂之地,没大片大片的红卉在地面上不断的生长出来,接着,从大地之中伸出来一只只的黑手,将这些骸骨们,全部都纷纷的拖入了地面之中。

这才过去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阿罪竟然将两股势力直接消灭,这看的独眼是瞠目结舌,在绝对的实力压制面前,果然,任何的花里胡哨都是不存在的,他咽了一下口水,暗暗庆幸,自己没有跟阿罪死斗到底。

否则自己哪里是对手啊?

“天门不收,我的冥君城可以收你们。”,阿罪说道,而后将右手缓缓的举起来,对向了前方的独眼,帝皇系域气还有非常庞大的力量没有完全释放。

独眼的脸上,渗出了一滴滴的冷汗。

而与此同时,独眼身边的不远处,该隐他们从古堡里面出来,该隐想都没想,直接群体操控吸血鬼们去对付独眼,自己则是扛着一个邪蛛王快速的奔跑起来。

只要他在,吸血鬼那不是要多少有多少,只要邪蛛王在,自己就能够活着。

他回头,看着吸血鬼们的进攻,跟陈流年一样,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灰色的瞳孔连一丝丝的温度都没有。

“所以说为什么你不是王者,不是没有原因的,你有时候做事的方法,真的…”,邪蛛王都说他“实在是不像一个强者干的事情。”

“我活了这么久永远只相信一条…活着就行,帝无忌、帝狱、剑将、夏末,那些赫赫有名的家伙,死了多少啊?不都是当王者死的?我何必要去争那个东西呢?你看似我是在操控小弟们,但是实际上,我的兜里还藏着不少的好东西呢,只要离开这里,我可以保证,我还能够舒服很久,这就叫做细节拉满。”

说话间,该隐已经到达了观光道的密林之中,回头一看,独眼他们已经远远的了。

但是猛不丁的,撞到一个刚硬的胸腔。

该隐抬起头朝着前方一看,脸色立刻发生变化

“修?”

百度